伯岗资讯
伯岗资讯> 财经 >生命之光为强军“旋转”——追记中国激光陀螺奠基人、国防科技大

生命之光为强军“旋转”——追记中国激光陀螺奠基人、国防科技大

-

2019-10-27 16:33:43

2019年4月23日,中国黄海。

潜艇组、驱逐舰组、护卫舰组、登陆舰组、辅助舰组和航空母舰组穿过海浪,接受习主席的检查。这是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中最壮观的一幕。

要进入壮丽的深蓝色轨道,你必须依靠一个只有手掌大小的精密仪器——激光陀螺。它的诞生经历了20多年的艰苦研究。它的应用,经过40多年的长途跋涉;它的“生活”与一个人密切相关。

他是中国激光陀螺的创始人和中国工程院院士高博龙。

自主创新,铸造平方英寸之间的重量

激光陀螺是自主导航系统的核心部件,被誉为现代高精度武器的“金眼”。由于集成了许多尖端技术,这种英寸大小的仪器极难开发。

1971年,钱学森把两张介绍激光陀螺仪一般原理的纸交给了国防科技大学。根据纸上的描述建造一个实物就是让一个从未见过火箭的人设计登月火箭。

数学和物理知识渊博的高伯龙,通过大量的计算,反推出了激光陀螺仪的一些关键理论认识和结论,并提出了我国独特的四频差动陀螺仪发展方案,没有成功的经验可借鉴。他还提出了一个轰动性的建议:根据我国目前的技术水平,如果我们继续模仿美国,10年内是不可能取得突破的。只有四频差分陀螺仪最有可能实现,因为它们降低了技术难度!

理论解决后,技术问题就像山一样,高博龙开始了他20年的攀登。几乎每一次攻击都是从零开始的,最困难的是激光陀螺光学薄膜的“生命之根”。在对其发起“指控”之前,高博龙首先不得不解决没有检测仪器的问题。当时,国内外的仪器都不能满足需求。高博龙采用全新的方法设计了一种符合中国实际、具有创新原则的测量仪器。

在解决关键问题的道路上有许多障碍。1984年,当激光陀螺实验室原型通过鉴定时,一阵“冷风”袭来:随着美国完全放弃了同类激光陀螺的开发,国内产生了疑虑。有人说高博龙:“你们有些人不在国外做,但如果不能在国外做,你们就去做。”

1994年,激光陀螺工程样机顺利通过鉴定。有些人说,“现在你成功了,你没有使用任何外国技术,这超出了每个人的预期。”

从1975年到1994年,高博龙坐了20年的板凳,完美破解了钱学森的“密码”,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四个独立开发激光陀螺仪的国家。

姓氏是军队。轴线没有偏移半英里。

1951年,23岁的高博龙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1954年,高伯龙被调到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当物理老师,开始了为军队而战的一生。

1975年,高博龙离开平台,被从事激光陀螺仪研究的304激光教学与研究科吸收。高伯龙的到来就像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由于缺乏对一些基本原理的理解,研究进展甚微,而高博龙只用了一周时间就把许多不清楚的问题一目了然。

然而,激光陀螺仪的发展过程复杂且极其困难,中国仍然面临着来自西方的严格技术封锁。面对重重困难,高博龙没有退缩,仍然全心全意致力于激光陀螺的研究。

“必须满足武器型号的需要!这是高院士带我们解决关键技术问题时反复告诉我们的。”作为高博龙的学生,罗惠一直牢记老师的教导。今天,在每个陀螺仪的设计完成后,团队将使其通过恶劣环境的检查,以确保陀螺仪仍能保持高精度性能,增强陆军在强振动和冲击环境下的作战效能。

当一个人经历困难时,惊喜总是出乎意料地到来。本世纪初,一种装备了激光陀螺仪的设备在某个海域进行测试,并击中目标。这是人民海军首次实现“100发子弹和100发中型子弹”的历史性时刻。从那时起,这种装备已经成为人民海军威慑敌人的支柱,并建立了共和国坚不可摧的和平盾牌。

像激光一样真实和纯净

时间过到了2015年。在湘雅医院的病房里,一个瘦瘦的老人拿着一堆装满复杂计算的手稿,在台灯下逐字阅读。

“该休息了,老头。”查房护士已经来过七八次了。高博龙只是回答,但没有动。因为他的腿肿得很厉害,他不得不把腿搁在凳子上以减轻糖尿病并发症的疼痛。这位“不听话的病人”在各种器质性疾病的侵袭下坚持工作。“他住院3年,直到去世。他对生活没有任何要求。他只想工作。”照顾他的护士说。

在40多年对激光陀螺的研究中,高博龙很少按时吃饭,经常会推迟两三个小时,有时会忘记吃饭,这样他就不适合以后的正常饮食。他的前妻曾穗珍曾经无助地说:“我一生中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给老人加热食物。”

高强度的工作加上长期的药物治疗带来了透支的代价。随着身体一天天衰弱,高博龙开始抓紧时间发短信。他想把他所有的想法告诉学生们。他坐在病床上,手里拿着一台旧机器,使劲打字。他花了半个小时发短信。护士们看着他偷偷擦去眼泪。

在护士的印象中,高博龙似乎并不认为这种病很可怕,“他总是说办公室的抽屉里有一份学生论文,这很有价值,他会回去深化它。直到他去世的前一年,他还在考虑离开医院……”

2017年12月,长沙南郊的阳明山是人们告别高伯龙的最后一个地方。那天,老人的脸深深凹陷,他燃烧的爱国之心永远停止了跳动。高伯龙走了。这位老人的生活之光,就像激光陀螺的光一样,纯净而明亮。(记者石全江记者刘少华姚红)

深度阅读

访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 路玉田
服务中心 担当落实为全市发展贡献外事力量——访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 路玉田□本报记者 毕研华 通讯员 薛磊“市委十二届八次全会发出了新时代淄博老工业城市凤凰涅槃、再创辉煌的动员令,彰显了 [详细]
中秋节期间乌鲁木齐燃气服务不停歇
全部慢慢得以实现近年来新疆还研制开发了果树剪枝机果品采摘器辣椒收获机秧苗移栽机…… [详细]